13761032326

新闻资讯

News

“中国最美景观大道”——318国道川藏线的营地见闻

2014-12-22
一个月的骑行,在中国景观大道上,我陶醉于世界级的美景,也看到了旅游营地的萌芽。
自从2006年被中国国家地理冠以“中国人的景观大道”以来,318国道的名声日隆,特别是成都到拉萨段的“川藏线”,在两千多公里之内汇聚了诸如贡嘎雪山、稻城亚丁、雅鲁藏布大峡谷、来古冰川、鲁朗林海等大批世界级美景,几乎代表了中国景观的精华。而这段景观大道现在不仅是骑行、徒步、自驾车游客的乐园,更催生了服务于“驴友”们的独特旅游经济。这一路上的热闹景象已经成为了国人自助出游的缩影。


当时我想,沿途如果有营地的话,一定会大受欢迎的吧。然而在开始骑行之后,我才发现:不一定。

作为一个单车骑行爱好者,我于今年七、八月间完成了川藏线骑行。川藏线是典型的长途旅行,自驾车一般需要十天左右,自行车可耗时近一个月。我骑完全程花了二十七天,可以说是“心灵在天堂,身体在地狱”——每天陶醉于如梦似幻的高原风光,同时又要对抗疲劳的身体和无常的天气。一路看来,这实在是一条适合建设营地的长途游线。
有趣的是,在出发前和朋友们谈起骑行计划,最常有的问答是:
“你们怎么吃饭过夜?一定要带锅碗和帐篷吧?”
“不,沿途都有川菜馆和客栈。”
听到这种回答之后,大部分人的失望都溢于言表。我想也对,大家对于川藏线的想象是雪山高原,是冰川密林,肯定希望能最大程度的贴近自然。当时我想,沿途如果有营地的话,一定会大受欢迎的吧。然而在开始骑行之后,我才发现:不一定。
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开始,随着高原风貌开始展现,“营地”的字眼逐渐出现在各种“酒店”、“客栈”的招牌之间。可惜的是大部分所谓营地都在“挂羊头卖狗肉”——只是传统的客栈把自家的院子利用起来,摆一些帐篷、篝火而已。整个川藏线只有极少从建设伊始就定位于服务自驾游、驴友的“真营地”。

比较新都桥营地和禾尼乡营地的成败,直观的差距很刺眼,高端大气居然比不过简陋粗鄙。我认为恰恰是从这里可以看到川藏线上的营地在萌芽期的独特之处。

我遇到第一个真正的营地是在骑行的第七天,靠近新都桥镇。当天由于中途翻越折多山耗费了太多时间,我们一行人晚上八点多才摸黑骑到新都桥附近,神经紧绷之间看见一片黑暗中“新都桥318汽车营地”的霓虹灯招牌,一个恍惚没停下就过了,没多久就到了计划之中的落脚点:大约七公里外的新都桥镇瓦泽乡。第二天趁着当天休整,我从瓦泽乡骑回到这个营地观摩。营地紧靠318国道,有着藏式风格的主楼、开阔的露营地和完备的房车服务设施,从各个方面看都让人赏心悦目。可让人意外的是,处在旅游旺季的营地门可罗雀,露营地上也见不到几顶帐篷,只有零星的自驾游客及一个会议团队入住常规客房。
之后我了解到这个营地隶属于一个著名的连锁自驾车营地品牌,在7公顷的范围内包含了30间汽车旅馆客房、可容纳15辆大中型房车的专用停泊区、可布置100余个露营帐篷的草坪区、100个背包客床位,以及文化摄影俱乐部、藏式酒吧、水吧烧烤吧、跑马场、篝火区等等。而且它被评为“2013中国十佳自驾游宿营地TOP10” ,是一个典型的“高大全”式的营地。然而就现场的情况来看,游客对这样一个“TOP10”的营地并不买账。这个冷清的营地和七公里外的瓦泽乡反差颇大,在那里客栈、酒店沿国道密布,人气十足。甚至部分露营游客也选择在瓦泽乡客栈旁的草地上搭建帐篷。
见到新都桥营地的被冷落,让我怀疑是不是营地这种旅行方式还不被旅游者所接受。但另一个营地完全颠倒的情况又推翻了我的猜测。
一般来说,进入藏区之后可以见到各种本地藏民开的家庭旅馆,无论是在四川甘孜还是拉萨周边,大都是在国道旁提供着类似的简单食宿服务,但是在理塘与巴塘之间的毛垭大草原上有一个异类。这里的“所波大叔驴友之家”是由当地的一位退休教师建立的旅游营地,它并没有建在临近的禾尼乡里,而是选在乡镇三公里外,靠近草原和一座天然温泉的位置,这也是本人沿途住过的唯一营地。这里的设施乏善可陈:一个草坪广场、几座小平房和露营帐篷、露天餐厅、公共厕所。但是这里的视野极佳,在营地内即可放眼辽阔的毛垭大草原,同时徒步二十分钟到另一侧的山腰就可以享受到天然硫磺温泉。大量过路的游客在可以当天到达下一个城市的情况下也选择在此停留,只为了在这里看一眼草原的璀璨夜空,泡一回充满“臭鸡蛋气味”的天然温泉。
比较新都桥营地和禾尼乡营地的成败,直观的差距很刺眼,高端大气居然比不过简陋粗鄙。我认为恰恰是从这里可以看到川藏线上的营地在萌芽期的独特之处。

营地服务的是自驾车游客,是骑行者,是徒步驴友,更是对选择房车、骑行、徒步这些亲近自然、自力更生的旅行生活方式的支持,这是营地得以存在的根本。川藏线上汇聚了全中国最好的旅行者,堪称营地建设的试金石。

首先是定位。游客对旅行中费用的敏感度和旅行的时间成正比,这在川藏线上体现的非常明显。导致沿途的餐饮住宿都以中低端为主。在当前这个营地建设刚刚起步的时候,功能丰富的新都桥营地以其在川藏线上中高端定位很难找到足够的相应客源,而价格与一般客栈相当甚至更低的禾尼乡营地则极具针对性地满足了长途旅行中乐于住在营地而又对价格十分敏感的驴友。
其次是选址。川藏线上的现有客栈基本都集中在大小集镇,新都桥营地虽然在新都桥十余公里的“摄影家走廊”风光带上,但和周边的客栈相比在景观上并不突出,也没有独占的优势资源,结果营地落入了和传统客栈的直接竞争之中;反观禾尼乡营地,选择了一个能充分发挥营地优势的位置,即使其他方面差强人意,也能获得青睐。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营地对自身服务对象在认识上的误差。营地服务的是自驾车游客,是骑行者,是徒步驴友,更是对选择房车、骑行、徒步这些亲近自然、自力更生的旅行生活方式的支持。这是营地得以存在的根本,而便利的可达性、舒适的环境或良好的硬件只是在不同的外部条件下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而随机应变的结果。没有理解这一点而选址建设的营地,只会呈现出“徒有其表”的样貌,而只要抓住这一点,就像所波大叔的禾尼乡营地那样,即使硬件条件一般,能满足旅行者内心对自然的渴望就能门庭若市。
川藏线上汇聚了全中国最好的旅行者,堪称营地建设的试金石。写这篇文章时,正好看到了“西藏林芝将投资2100万元建自驾游营地”的新闻,在这个营地建设的萌芽期,希望这些新建的营地能够契合旅游者对营地背后生活方式的追求,得到使用者的真心认可,只有这样的营地越来越多,属于营地的春天才会真正到来。

(图略)



沪ICP备13011172号-6 Copyright © 2021 KCHAN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