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61032326

新闻资讯

News

亚旅游目的地发展突破之道——以广西恭城县为例

2015-05-25

      亚旅游目的地的旅游开发路径近年来逐渐得到重视。与传统的资源“非优区”、市场“阴影区”概念相比,亚旅游目的地的概念更广,它覆盖了被主流旅游目的地形象遮蔽的所有旅游资源或景点。相较于主流旅游目的地,亚旅游目的地在旅游资源品级、市场竞争力、品牌影响力等方面不同程度处于相对弱势的尴尬局面。提升亚旅游目的地的旅游吸引力,既需要深入挖掘资源特色,更需要贴合市场需求,弥补主流目的地在功能上的不足。本文从亚旅游目的地的角度,以恭城瑶族自治县为例,对比分析了恭城旅游在桂林、阳朔旅游遮蔽效应下所遭遇的困境,提出恭城旅游差异化发展的开发策略。  


一、恭城作为亚旅游目的地的判定
      衡量旅游地是否处于“亚”的状态,需要梳理旅游地的发展现状,与主流旅游目的地的旅游发展对比衡量,全方位、多角度去把握。
      恭城县距离桂林市区约2小时车程,距离阳朔约半小时车程。恭城在大桂林旅游发展中尚处于初步开发阶段,仅有2家3A景区(三庙一馆、红岩村),与桂林、阳朔共享桂北喀斯特地貌,山水景观资源同质化,难以与成名已久的“桂林山水”、“漓江风光”相匹敌;文化资源以完好的瑶族生活习俗最具特色,节庆旅游初有影响。因境内广泛种植桃、柿、柚等果树,“恭城椪柑”、“恭城月柿”、“恭城油茶”已形成知名品牌,农业产业基础良好,乡村田园风光优美,形成多个特色旅游村,乡村旅游渐入佳境。
      尽管资源种类多样并具备一定的特色,但对于一个处于“桂林山水”世界级风景区边缘的恭城县来说,旅游发展的比较劣势是显而易见的
1、开发起步晚
      恭城近年来年游客数量稳步上升,但由于恭城旅游开发起步晚,尚未形成具有吸引力的景区或度假区,旅游配套基础设施及产业链有待完善补充,导致游客量偏低,难以与成名已久的阳朔相竞争。
2、旅游形象难以创
      恭城近年来以多种多样的旅游节庆赚得人气,但总体来说,区域旅游发展还缺乏有效整合,尚未形成统一对外的整体品牌,游客感知度不高。
3、产品结构单一

      恭城旅游目前以乡村旅游为主。由于乡村旅游缺乏明显的差异和特色,通常作为旅游目的地的配套产品,很难与自然资源品级较高、人文资源独特的风景名胜区相提并论,很难整合到主题性的旅游线路中。对于我国大部分城市,乡村旅游地被列为典型的亚旅游目的地代表;处于亚旅游目的地的环境中乡村旅游,在转型升级期将面临产品升级、形象突破等难题。


二、在桂林及阳朔遮蔽效应下的恭城旅游发展策略
      亚旅游目的地的旅游发展,在考虑自身优势的同时,更加需要关注如何规避主流目的地带来的遮蔽效应,因此旅游开发必须从恭城县情和旅游市场需求趋势出发,严格控制没有市场吸引力的旅游景区和项目建设。 
1、借助交通,锁定休闲市场
      贵广高铁即将通车,在恭城设有一站。通车后,从恭城乘动车到广州只需不到2个小时,到桂林只需约30分钟,到贵阳2.5小时;即将开通的灌阳经恭城至平乐的高速公路将连通包茂高速公路、厦蓉高速公路和泉南高速公路。桂林至恭城将全程高速,一个小时贯通大桂林。交通的改善将大大拉近恭城和珠三角、桂林市以及西南地区的时空距离,恭城真正融入大桂林,并成为桂林面向珠三角的第一站。
大桂林旅游圈目前的游客构成中团队客比重较大,以长距离以外的观光客居多,消费力有限,在旅游偏好上受旅游地资源及品牌的影响较大。恭城承接“桂林对接珠三角桥头堡”的交通发展机遇,针对珠三角的市场需求,从大桂林、珠三角的山水观光、主题公园、温泉度假类产品中寻求自身特色,依托资源、产业优势,发展以乡村休闲、特色养生产品,承接阳朔的溢出客群及珠三角的休闲度假客群,成为大桂林旅游度假发展金角。
2、特色为重,发挥组合优势
      鲜明的特色是旅游目的地的吸引力所在,在大桂林旅游圈内,恭城的山水景观资源不占优势,但历史文化遗迹较多,不仅有以文武庙为代表的国家级、自治区级文物保护单位,更有以完好瑶族生活习俗为代表的活态文化,瑶汉融合的本土乡村文化在区域内具有一定的竞争优势。通过合理配置区域各类旅游资源,利用各资源之间的关联性进行旅游项目及景区(点)的开发,统筹协调旅游产业的空间布局,放大“新农村+乡村节庆+农产品”所构成的组合竞争优势,演绎“瑶族文化+历史古迹+古乡村”所承载的恭城文化底蕴,构建与桂林山水差异化的瑶乡风情。
3、品牌先行,突破形象遮蔽
      经过几十年的宣传塑造,“桂林山水”的品牌早已深入人心,因此恭城旅游需要脱离山水观光的限制,立足现有多种节庆的市场号召力,传承瑶族多彩的民俗风情,融汇多元文化,从瑶乡风情中提炼出差异化的品牌形象,构筑“瑶会生活”的旅游品牌。以“要你精彩”为传播口号,通过七大特色体验,传达“会生活,享生活,懂生活”的品牌观念。
4、创新模式,多方联合共赢
      借势桂林“综改区”政策,通过全县旅游整体运作的顶层设计和机制创新,将全县作为一个旅游度假区来打造,通过旅游的先导作用,实现城、乡发展各有引擎,构建以旅游驱动的城乡统筹发展新模式。提高城镇建设用地使用效率,严控增量,盘活存量,优化结构,切实提高城镇建设用地集约化程度。探索以资本为先导、以旅游产业为核心、以土地为基础的“资本-产业-土地”三位一体驱动新模式,重点解决好城乡二元制度改革、多元化的投融资机制、产城融合、居民就业等和城镇化质量密切相关的问题。
      基于恭城瑶族文化及原生态山、水、田园、乡村的特色,提出“山水田园旅游综合体”的概念,内部包含小镇、酒店、商业街、农业公园、滨水休闲长廊、农家乐等多种综合性的业态,政府集中配套服务设施、发展产业,企业可以开发具体项目,当地居民可以经营农家乐,进而实现政府、企业、居民三方共赢,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相得益彰。
      总体来说,亚旅游目的地是由于资源欠优、交通不便、开发落后、营销不足、缺少资金、政策倾斜等原因,导致该旅游地在一定区域内处于其他旅游景区的“遮蔽”中。亚旅游目的地的开发不仅需要发挥自身的优势,更需要规避主流旅游目的地的影响。因此,明晰主流目的地的缺陷,对接市场需求,梳理异于主流旅游目的地的鲜明品牌成了亚旅游目的地开发中至关重要的环节。在优势资源几乎被开发殆尽的今天,亚旅游目的地的开发模式更应收到足够的重视。
沪ICP备13011172号-6 Copyright © 2021 KCHANCE.COM